首页 > 文化艺术 > 正文
已解决

冯友兰的人生四境界与其人格给我们了什么启示

来自网友仙兄提问 

2个回答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问天道网53678位专家为你答疑解惑

最佳答案
  热心网友劳动致富v回答  来自团队: 兄弟盟 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2021-10-7 · TA获得超过549个赞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冯友兰在&uot;土改&uot;、&uot;&uot;、&uot;批林批孔&uot;等历次运动中都有所表现。他的学术观点和他对孔子的评价也随历次运动的风向而游走变迁,前后矛盾,并作了许多自残、自践、自辱式的所谓&uot;检讨&uot;和&uot;自我批评&uot;。
  海内外学者对冯友兰在历次运动中的表现大多感到错愕、惋惜和不齿。国内学者对冯友兰的批评则集中在&uot;批林批孔&uot;时期,冯氏迎合,为四人帮做顾问的那段岁月。这样的批评,可以王永江、陈启伟年发表在《历史研究》上的《评梁效某顾问》为代表。在文中,除指出冯友兰对谗媚逢迎的丑态之外,并说明过去冯曾是的&uot;御用哲学家&uot;和&uot;谋臣策士&uot;。
  “”后期,冯友兰、魏建功、林庚、周一良四名教授进组织的“梁效”写作班子,舒芜作《四皓新咏》:“一、贞元三策记当年,又见西宫侍讲道。莫信批儒反戈击,栖栖南子是心传。二、诗人盲目尔盲心,白首终惭鲁迅箴,一卷离骚进天后,翻成一曲雨铃霖。三、射影含沙骂孔丘,谤书筦钥护奸谋,先生熟读隋唐史,本纪何曾记武周?四、进讲唐诗侍黛螺,重唱老情,义山未脱挦扯厄,拉入申韩更奈何!”
  ——《四皓新咏》用汉代“商山四皓”的典故讽四人,传诵一时,且颇多唱和者。
  郭沫若同样也是存在相似的问题,他们在学术方面的建树都是无可挑剔的,但是这些骨气气节方面的问题成了后人诟病的话题.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
 
  热心网友任易购电子商务回答  来自团队: 漫社 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2021-10-1 · TA获得超过85个赞

中国现代新儒学大师冯友兰先生,将人生分为四个境界:
第一境是一本天然的“自然境界”,此境界之人以本我为中心,以本能的生物形式存在,他的存在对他人和社会没有实际意义;
第二境是讲求实际的“功利境界”,此境界之人以自我为中心,以自我为取舍,他的存在和作为,对自身有着实际意义,对他人和社会的意义也是相对于自我意义而言;
第三境是正其义、不谋其利的“道德境界”,此境界之人的一切存在和作为,皆以他人和社会为中心,对社会伦理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;
第四境是超越世俗天人合一的“天地境界”,此境界之人的一切存在和作为,以大自然和宇宙为中心,对宇宙万物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。
他所描述的四种境界之人分别为:生物的人,现实的人,道德的人,宇宙的人,他们由低级向高级渐次而成,前一个境界是后一个境界之基础。
生物的人追求的是吃饱穿暖喝足,最基本的衣食住行用,满足的是最基本的物质需要;
现实的人则在生物的人基础上,追求自我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,急功近利,唯我独尊,惟利是图,以自我的实用和提升为中心,表现为自私自利自立;
道德的人,自我要服从社会的需要道德的需要和伦理的需要,自我以行义为目的,行侠仗义,惩恶扬善,我的所作所为应是道德的组成部分,此时的自我与道德的关系,就好象地球与太阳的关系,地球的自转是紧紧围绕太阳的公转的,如果没有公转,那么自转也就失去了意义;
宇宙的人,以事天为宗旨,人不仅是社会的人,还是宇宙的人,人是宇宙的一分子,人与天地寿,人与天地参,表现为自在自为自适,以天地为旨归,天人合一,“物物而不物与物”。


 

猜你喜欢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评论信息